NozuoNodie 天神娱乐激进扩张尝苦果陷退市危机

2月28日晚间,天神娱乐披露2019年度业绩快报,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.23亿元,同比下降49.10%;实现营业利润-10.88亿元,同比上升79.64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11.51亿元,同比上升83.91%。业绩快报数据与公司在2019年度三季报中对全年业绩所做预计不存在明显差异。
“公司债务负担较重,游戏、广告营销等板块营运资金紧张,导致经营规模与相关业务的开展未达预期,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下滑。”业绩快报中,天神娱乐对公司的经营数据变化这样解释。
《电鳗快报》注意到,资产减值与利息费用仍然是天神娱乐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,虽然相较2018年的71.51亿元,2019年度已大幅减亏,但激进扩张带来的巨额任务,仍给公司带来严重的负面冲击。数据显示,天神娱乐有息债务约40亿元,每年利息支出约4亿元,给公司带来沉重的负担,不仅侵蚀着经营利润,也造成营运资金紧张,制约正常业务的开展,而业务下滑又引发资产进一步减值。据公司同日披露的资产减值公告,2019年度天神娱乐拟计提各项信用减值准备及资产减值准备合计7.44亿元。
看来,天神娱乐高杠杆激进并购带来的巨额债务后遗症未消,持续吞噬公司盈利基础。“根据本次业绩快报,预计定期报告公告后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。”由于将出现连续两年亏损情形,天神娱乐在业绩快报中做出这样的提示。值得留意的是,2020年3月1日起新证券将正式实施,届时股票终止上市情形由交易所的业务规则规定,天神娱乐的退市危机也更加窘迫。
《电鳗快报》了解到,2018年5月,天神娱乐原董事长朱晔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天神娱乐跌入低谷,2018年因商誉减值等原因亏损高达70亿元,成为A股“亏损王”;随着监管部门调查深入,天神娱乐也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2019年8月15日,天神娱乐的三个股东:为新公司、颐和银丰和上海诚自发起“逼宫”,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组天神娱乐董事会,撤换朱晔系团队。2019年8月16日,接棒朱晔还不到一年的天神娱乐董事长、总经理杨锴宣布请辞。2019年下半年,天神娱乐新一届董事会聘任的新高管团队上岗。
显然,天神娱乐现在不得不为此前的混乱埋单。据悉,公司除了整合老业务,也在拓展新业务,希望能脱困。但前期上市公司向业务层抽调资金过多,现在老业务回升、新业务拓展都需要资金投入,而整个公司目前融资能力已丧失,资金恐怕早已捉襟见肘。
《电鳗快报》查阅了该公司财务报告,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天神娱乐营业性现金流为-1.02亿元,投资性现金流为2.27亿元,融资性现金流为-4.24亿元,公司净现金流为
-2.99亿元。
陷入退市危机的天神娱乐,二级市场也出现了萎靡不振,今年1月份该股下跌6.64%,2月份该股继续下跌1.87%;近20日,主力资金更是有6389.41万元选择逃离。 

相关产品

评论